贝特五金制品(宣城)有限公司
game show 菌菇干货
你的位置:贝特五金制品(宣城)有限公司 > 菌菇干货 > 杜甫五古《陪章留后惠义寺饯嘉州崔都督…》读记
杜甫五古《陪章留后惠义寺饯嘉州崔都督…》读记

2024-06-22 10:42    点击次数:93


  

杜甫五古《陪章留后惠义寺饯嘉州崔都督赴州》读记

(小河西)

陪章留后惠义寺饯嘉州崔都督赴州

中军待上客,令肃事有恒。先行者入宝地,祖帐飘金绳。

南陌既留欢,兹山亦深登。清闻树杪磬,远谒云表僧。

回策匪新岸,所攀仍旧藤。耳激洞门飙,目存寒谷冰。

出尘閟轨躅,毕景遗炎蒸。永愿坐长夏,将衰栖大乘。

羁旅惜饮宴,艰苦怀友一又。劳生共几何?离恨兼相仍。

此诗作于宝应二年(763),时杜甫客居梓州。章留后:时东川留后梓州刺史章彝。惠义寺:梓州一古寺。【参《杜甫五律《惠义寺送王少尹赴成都》读记》】崔都督:嘉州都督。名不祥。【嘉州:《元和郡县图志》卷31:“嘉州,犍为。中。…武德二年改为嘉州。”《旧唐书-地舆志》:“天宝元年改为犍为郡。乾元元年复为嘉州。三月,剑南节度使卢元裕请升为中都督府。寻罢。”《唐六典》卷30:“中都督府,都督一东谈主,正三品。”】章留后设席为崔都督送行,邀杜甫陪同。

中军待上客,令肃事有恒。先行者入宝地,祖帐飘金绳。

中军:古行军作战分左、中、右全军,主将在中军施命发号;借指主将。《周礼-夏官-大司马》:“中军以鼙令饱读,饱读东谈主皆三饱读。”郑玄注:“中军,中军之将也。”

上客:尊客。《战国策-秦策五》:“上客从赵来,赵事怎样?”姚宏注:“上客,尊客。”《金台聚》(皆-谢朓):“渠碗送佳东谈主,玉杯邀上客。”

令肃:《上李常侍》(唐-戎昱):“沉政声东谈主共喜,全军令肃马前嘶。”

有恒:《周易-家东谈主-象》“正人以言有物而行有恒。”(正人言语有依据和履行,作念事有时势。)恒:恒式(常法);恒典(常制);恒例(成例)。

先行者:前导;开路先锋。《伯兮》:“伯也执殳,为王先行者。”《辩一火论下》(晋-陆机):“虽有锐师百万,启前不外千夫;舳舻沉,先行者不外百舰。”

宝地:佛地,梵宇。《游少林寺》(唐-沈佺期):“长歌游宝地,徙倚对珠林。”《舍利弗》(李白):“金绳界宝地,珍木荫仙境。”

祖帐:古代送东谈主远行,在朝外路旁为饯别而设的帷帐;指送行酒席。《祭汾阴公文》(唐-杨炯):“垂穗帷与祖帐兮,罢歌台与舞阁。”《浔阳宴别》(唐-白居易):“鞍马军城外,歌乐祖帐前。”

金绳:金制绳子;佛经指离垢国用以分界的金制绳子。《旧唐书-礼节志》:“又造玉策三枚,皆以金绳连编玉简为之。”《法华经-譬喻品》:“以琉璃为地,金绳界其谈。”《法华经》卷2:“国名离垢。其土平正,清净严饰,安隐丰乐,天东谈主炽盛。琉璃为地,有八交谈,黄金为绳,以界其侧。”《春日归山寄孟浩然》(李白):“金绳开觉路,宝筏度迷川。”

粗疏:东川主将要理睬贵宾崔都督,严肃指令要按宥恕时势办理。前导东谈主员已到了惠义寺,饯别的帷帐飘零金绳。

南陌既留欢,兹山亦深登。清闻树杪磬,远谒云表僧。

回策匪新岸,所攀仍旧藤。耳激洞门飙,目存寒谷冰。

南陌:南面的谈路。《临高台》(梁-沈约):“所念念竟安在,洛阳南陌头。”《河中之水歌》(梁-萧衍):“莫愁十三能织绮,十四采桑南陌头。”

深登:《大司成颜几圣…》(南宋-杨万里):“小步深登野寺幽,古松将影入茶瓯。铃声忽起九天半,有塔危峰最上面。”

磬:古乐器。用石或玉雕成,吊挂于架上,击之而鸣。《说文》:“磬,乐石也。”

树杪(miǎo):树梢。《…游琅琊溪》(唐-孟郊):“树杪灯火夕,云表钟梵皆。”

岸:台阶。《同沈恭子游虎丘寺有作》(南北朝-清远羽士):“吟俯川之阴,步上山之岸。

飙:狂风。《赠徐干》(魏-曹植):“春鸠鸣飞栋,流猋激棂轩。”(“猋”同“飙”。流猋:旋风。)《许征君询自叙》(梁-江淹):“曲棂激鲜飙,石室有幽响。”(鲜飙:崭新的风。)

寒谷:阴凉的山谷。《游法华寺》(唐-宋之问):“寒谷梅犹浅,温庭橘未华。”(参考:典“寒谷”。相传为邹衍吹律生黍之地。《七略别录-诸子略》(汉-刘向):“邹衍在燕,有谷地好意思而寒,不生五谷,邹子居之,吹律而温,至黍生,于今名黍谷。”)

粗疏:南面路上已留客欢宴,这座山也要深度游览。听到了树梢委宛的磬音,拜见了远在山顶的寺僧。下山所经并非新的台阶,所攀爬的已经旧藤。洞门口谷风呼啸逆耳,目下似显清晰寒谷之冰。(下山阴凉)。

出尘閟轨躅,毕景遗炎蒸。永愿坐长夏,将衰栖大乘。

出尘:超出普通;脱离郁闷的尘垢(释教语)。《北山移文》(南皆-孔稚珪):“夫以纯碎拔俗之标,秀丽出尘之想,度白雪以方絜,干青云而直上,吾方知之矣。”《十二时颂》(梁-宝志):“认声色,觅疏亲,仅仅他家染污东谈主。若拟将心求佛谈,问取虚空始出尘。”

閟(bì):同“闭”。闪避。

轨躅(zhú):车轮辗过之印迹;指旧轨故迹。《蜀都赋》(晋-左念念):“外则轨躅八达,里闬(hàn)对出。”刘良注:“轨,车也。躅,迹也。”《汉书-叙传上》:“伏周孔之轨躅。”《旧唐书-文苑传上-谢偃》:“故使曲者乱直,邪者疑正,改华服以就胡,变雅音而入郑,虽往古之轨躅,亦现在之龟镜。”

毕景:日影已尽。指入暮。《拾获记-前汉下》(晋-王嘉):“随风轻漾,毕景忘归,乃至通夜。”皆治平注:“毕景,日影已尽,谓日暮也。” 《上浔阳还都谈中作》(南朝宋-鲍照):“侵星赴早路,毕景逐前俦。”

坐长夏:长“坐夏”。“坐夏”是释教语。僧东谈主于夏季三个月中安堵不出,坐禅静修,称坐夏。(因耿介雨季,亦称“坐雨”。)《大唐西域记-印度总述》(唐-玄奘):“印度僧徒,依佛圣教,坐雨安堵,或前三月,或后三月。前三月当此从五月十六日至八月十五日,后三月当此从六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五日。前代译经律者,或云坐夏,或云坐腊。”《行香归》(唐-白居易):“出作行香客,归如坐夏僧。”《坐夏僧》(唐-项斯):“坐夏令偏长,知师在律堂。”

大乘:释教家数。大有宽阔、高尚、无量之义。乘指车乘。(古四匹马拉一辆车为一乘。如“千乘之国”。)大乘释教强调“自为、利他,利益一切万物”。大乘释教以为东谈主东谈主不错成立佛陀相似的贤慧。《大乘赋序》(北魏-李颙):“大乘者,如来之谈场也。故缘觉声闻,谓之小乘。言法驾之通驰,如舟车之致远也。”

粗疏:秀丽普通八成遮掩旧踪故迹。像太阳逾期不错忘掉炎热炎蒸。俺但愿能恒久坐禅静修,东谈主虽陈旧还要寄寓情意于大乘。

羁旅惜饮宴,艰苦怀友一又。劳生共几何?离恨兼相仍。

劳生:《庄子-巨额师》:“夫大块载我以形,劳我以生,俟我以老,息我以死。”后以“劳生”指阻抑劳累的生存。《江南别友东谈主》(唐-张乔):“劳生故白头,头白未应休。”

相仍:接踵;相因循;依然。《九章-悲回风》(屈原):“不雅炎气之相仍兮,窥烟液之所积。”(烟液:云雨。)《赠新平少年》(唐-李白):“而我竟何为,寒苦坐相仍。”

粗疏:羁旅时十分崇尚一又友聚宴。艰苦时老是吊祭挚友友一又。阻抑劳累的日子悉数要多久?辞别之恨已经接连相仍。

诗意串述:这首诗较难解。首4句似写送饯准备。大提醒送贵宾,提醒酷好,事有规章。已有东谈主打前站,在惠义寺设了祖帐。接着8句写登山游览。在“南陌”吃过饭喝过酒启动深度登山。先是听到了“树杪”的钟磬之声,接着便访谒了住在“云表”的主抓僧。下山时走的照旧本来的台阶,攀爬的也还时本来的蔓藤。但是,在“洞门”处,山谷的回风呼啸声逆耳,目下似乎看到寒谷之冰。(阴凉)。末8句写感念。感念一、想坐禅了。秀丽人世,不错抹掉过去的印迹。像太阳落尽不错忘掉炎热炎蒸。俺想恒久坐禅静修(“坐长夏”),东谈主虽陈旧还要寄寓情意于大乘。杜甫想修“大乘”。感念二、惊叹辞别。“羁旅”东谈主才会“惜饮宴”。“艰苦”时才会“怀友一又”。现在俺是“羁旅”东谈主,又处在“艰苦”时,是以十分惜饮宴怀友一又。然则,饮宴为止了,友一又又要别离,看来辞别之恨照旧一个接一个。这是一首极端的饯别诗。因为是梵宇饯别,触物伤情,写到了“出尘”、“坐夏”。但诗终末照旧回到了饯别。领路此诗有几点要预防:

1、“回策匪新岸,所攀仍旧藤。”不仅指原路下山,也指不啻一次登此山。杜甫屡次登此山陪宴与一又友告别。所谓“离恨兼相仍”。

2、“耳激洞门飙,目存寒谷冰。”夏天山谷没冰。这是阴凉的夸张抒发。为啥阴凉呢?因为山谷风大,也因下山时太阳落了(“毕景”)。

3、“出尘閟轨躅,毕景遗炎蒸。”如“出尘”了,从前的荣耀,从前的灾难,从前的一切踪影,都会一齐隐去。像太阳落尽,山谷风起,不错忘掉整个的炎热炎蒸,目下反而出现“寒谷冰”。

本站仅提供存储劳动,整个履行均由用户发布,如发现存害或侵权履行,请点击举报。

Powered by 贝特五金制品(宣城)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2 网站首页 版权所有